玄幻小說 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笔趣-第34章 甲方,七師兄閲讀

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
小說推薦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相公,努力学习方可和离
连笒从地主家的傻儿子那坑了一百两又拿了自己的两本书所得一百来两,回到了同恩堂。
这四天把言容乐丢给言之雅,准确地说是丢给甘松,自己早出晚归去要账堵人,说好带言容乐来开阳玩的,却只除了那日的惊吓,再也没有带他上过街。看到言容乐独自一人乖巧地坐在架子上看书,连笒心里有些愧疚。
“小乐乐!”连笒走到言容乐身后,轻叫了一声。
“婶婶!”言容乐听到连笒的声音,惊喜转身抓着她的衣袖。
自从那天两人“共患难”,言容乐这几天总喜欢黏着连笒。以前除了在饭桌上,其他时候还装一装高冷,现在在连笒面前,那是听话懂事、乖巧无比(任性妄为、撒泼打诨),直惹得言之雅啧啧称奇。
“小雅呢?我带你俩上街玩去!”收了一笔巨款,连笒打算带两个孩子去主街那边逛逛,左看右看又没见着言之雅。
“八姑娘去她七师兄那学习去了。”于永从药房出来,见言容乐摇头不知,替他作了答。
“她七师兄也在开阳?”方典那老头不是说他的徒弟都在各国哪哪哪干什么大事业,看来是胡诌的。
“七师弟最近刚好来这边办点事儿,他学习比我好,我这段时间又一直出外诊,就让小八先去他那学认字。”一身儒雅、面容清正的方鸿裹着寒气从外面进来,出诊回来刚好听到连笒的疑问,算是替自己的安排做个交代。
师父把小八留下,也没指定只能他带,既然都是师兄,理应一起为师父分担。关键是,这言小八聪明是聪明,就是太有主见,不太听话,带孩子的三师兄每天是心力交瘁。
“那让小雅先学习吧,我先带小乐乐玩去了。对了,今天我相公和我婆婆过来,晚上我们打算在福来客栈宴请几位朋友,算是答谢这些日子大家对小雅的照顾,还请方大夫叫上您七师弟,一同赏脸。”
连笒来了第四天了,算算时间,言之舒和杨氏今天应该到了。本来她想先单独邀请同恩堂的几人,正好鼎利阁的丁老板和筑梦居的尹老板约她,明天再忙一天他们也放假了,只今晚有时间,问了发现大家相互都认识,当即表示可以约一起。她也有意想给言家兄妹多铺条路,就做主搞了这顿谢兄(师)宴(商业局)。
“好,晚上没什么事儿,我会过去,只是七师弟他素来不喜这种热闹,他来不来,我不敢肯定。”
每天美女环绕不喜热闹的七师弟:……
方鸿知道连笒是有意给言之雅造势,否则一顿答谢宴,没有必要去本县最好的福来客栈。
“那就恭候几位。”连笒又叮嘱了于永叫上甘松几人,就带着言容乐逛街去了。
日暮时分,言之舒和杨氏的马车才出现在城门外,连笒和言容乐早等在城门处。只是连笒没想到,一起来的还有刘能。
“刘大哥?”
赶车的刘能憨厚一笑:“年关了,我爹让我代表万山村来给丁老板送点特产。”
为了进县城,他还罕见地买了一件做工粗糙的新棉衣。
“哦,那正好,今天我约了丁老板几人一起吃饭,咱们直接过去吧。”
祖蛇 小說
连笒和言容乐上了马车,马车里,言之舒那看见连笒一闪而过的欣喜已经隐了下去,冷冷地坐到了一旁。
这女人,他在青川担心她,她倒好,在这过的风生水起的。
连笒看着已经过了四五天还在生气的言同学,有些无语。
连笒也懒得热脸去贴冷屁股,看了言之舒一眼就移开目光,坐到杨氏身边,嘘寒问暖:“娘!怎么样?坐马车累不累?”
“不累,倒是你和乐儿,怎么自己跑开阳来了,你是要吓死娘啊!”杨氏拉着连笒的手,又把她上下左右仔细检查了一遍。
马车里有些拥挤,连笒被杨氏抓得痒了,左闪右闪,就闪到了言之舒身边。
阴谋得逞的婆婆这才像是刚想起来侄孙子似的:“乐儿,来,坐到堂奶奶身边来,让我看看瘦了没有。”
言容乐:拜托他才离家几天好嘛?而且他在这好吃好喝的,堂奶奶你的演技也太差了!
杨氏被侄孙子嫌弃也不恼,暗自给言之舒使了好几个眼色,可言之舒视而不见,直气得杨氏想把儿子丢下马车。
这混小子,自己的媳妇儿也不会哄,活该被丢下独守空房!
“娘,你眼睛怎么了?”连笒看杨氏挤眉弄眼,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儿,最近炭灰太多,眼睛疼。”杨氏装模作样地揉了揉眼睛。
“那一会儿让方大夫给你看看。”连笒怕她真伤了眼睛,同时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千万不能再让杨氏去烧炭了。
杨氏:眼睛其实不疼,就是心累……
几人到了福来客栈二楼的包间,丁老板和尹老板已经到了。
丁立去过万山村,与言之舒几人都见过,连笒便给尹老板一一介绍。听说这便是给连笒大生意的筑梦居老板,杨氏对尹老板千恩万谢,搞得尹老板有些受宠若惊。
于永和甘松两人到了后,因为跟丁老板和尹老板都认识,又都见过刘能,还有言容乐和连笒这两个“老朋友”,加上杨氏和言之舒是他们八姑娘的亲娘亲哥,也没怎么觉得尴尬,大家互相打了招呼,就品尝起言之舒从家里带来的自制点心来,包间里一时间其乐融融,直到……
“小姑姑,方大夫,这里!”坐在门边的言容乐看到言之雅和方大夫两人出现在楼梯处,伸出头叫二人。
只是,连笒跟着众人向楼梯口望去,在看见走在两人身后那个风骚妖娆的身影时,愣了一下。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吃个饭也能看见那个讨人厌的甲方。
这个花孔雀怎么跟着一起往这边来了?等等!
连笒还没作出反应,就听言之雅说:“三师兄,七师兄,就是这里了。”有外人在的时候,言小八就是个礼貌的小师妹。
“雅儿!”杨氏听见自己小女儿的声音,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门口探身。
“娘!”言之雅跨进门,也一把就扑到杨氏怀里。
最近她一边在同恩堂跟着三师兄学医,一边去跟七师兄学习,真的好辛苦,可是为了以后能保护自己所爱的家人,她都忍了,看到杨氏,十来岁的小姑娘久(暂)别重逢,也忍不住露出思念和委屈来。
方鸿看着泪眼汪汪地扑到母亲怀里的言之雅,叹了口气:肯定是七师弟抓学业把小姑娘逼得紧了,没看见小八委屈得!
三师兄瞪了他七师弟一眼。
只是这一眼,他七师弟是接收不到了,因为,他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连笒,还有屋内坐着的言容乐,有些懵。
连笒:大型谎言拆穿现场,求救!
两人大眼瞪小眼,仿佛都在问:你怎么在这里?
还是连笒先反应过来。
“原来是雅儿的七师兄,欢迎欢迎。我是小雅的嫂嫂连笒,这是我婆婆言杨氏,这是我丈夫,言~之~舒~”。连笒赶紧在宴封打招呼前先发制人,并以眼神疯狂暗示。
“哦~~,姜~”宴封看着连笒要杀了自己的眼神,想逗逗她,见连笒急促深吸起来的一口气,抬脚入门间笑着改了口:“将我们都请到这开阳最好的客栈来,小八的嫂嫂,够大方!~”
眼神却在表示:用坑我的钱请我吃饭,你倒是很会嘛。
连笒:我用的是我合法所得那部分。
“杨姨,言兄,我是雅儿的七师兄宴封,这是我三师兄方鸿。”宴封朝杨氏拱手作礼。他长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这众生当然包括中老年妇女,杨氏看着眼前风姿绝艳的男子,再看了看旁边身长玉立,端资稳重的方鸿,有些缓不过神来。
这方老大夫收徒莫不都是看颜值的?
“方兄、宴兄,我是雅儿的兄长,言之舒。”言之舒自是听过七公子宴封的大名,看自己的亲娘愣住,忙起身跟方鸿、宴封两人回了礼。
杨氏这才回过神来:“小方、小封,不好意思啊,没想到雅儿的师兄都是如此神仙般的人物,一时吓住了。”杨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听宴封叫她杨姨,知道他们大抵对自己的女儿很好,也有心与自己亲近,也就卖了个老,称呼他们小方、小封。
二人对淳朴的杨氏也心有好感,礼貌地笑了笑,半点不端公子哥的架子。
“没想到今天不仅能与方大夫叙旧,还能有幸见到七公子,在下鼎利阁东家丁立。”丁立见到宴封,被吓了一跳。他以为连笒能请到方大夫已是顶天了,没想到这宴七公子还是连笒小姑子的七师兄,看来以后与万山村的合作,要长久进行下去了。丁老板反应过来,忙自报家门。
尹老板也紧随其后,跟宴封、方鸿打了招呼,宴封和方鸿坐下,众人才都落了座。
宴封的加入,让丁老板和尹老板的热情都高涨了不少,围着他大献殷勤。方鸿和于永等人也不是话多的,连笒这个做东的反而落了清闲。宴封要了几壶好酒,就见饭桌上三个奸商天南地北地边喝边聊,言之舒偶尔插上几句。
一顿诡异又和谐的商业局就这么喝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