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攻略五位大佬,黑蓮花宿主殺瘋了》-第二十章 回憶分享

攻略五位大佬,黑蓮花宿主殺瘋了
小說推薦攻略五位大佬,黑蓮花宿主殺瘋了攻略五位大佬,黑莲花宿主杀疯了
“司言—”
许司言停下脚步,稍稍侧过身子看着朝他走过来的江迟。
江迟在许司言面前停下脚步,随意扫了眼他手上的资料,挑了挑眉,“又在忙学生会的事?”
“嗯。”许司言言简意赅,“找我什么事?”
江迟顿了下,似乎有些纠结到底该不该问,可他又担心宋清歌知道以后会不会生他的气。
上 仙
许司言推了推眼镜,问,“如果难以启齿,那我就先走了。”
江迟面上一急,连忙拦住许司言,“先别走—”
许司言挑起狭长的凤眸斜倪向他,脸上俨然一副:有话快说的表情。
“你跟清清之间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清清?”江迟跟许司言从小一块长大,说实话还从没见过他那么讨厌一个人。
他了解的许司言冷静、克制,即便讨厌或者有有什么负面情绪,也是一副平淡的表现,从来不曾如此明显得表露出来过。
“清清?”招新活动的时候,许司言被外派处理其他事了,加上还没来得及看群消息,所以许司言现在还不知道宋清歌跟江迟的事。
“宋清歌。”
许司言脸上的表情一顿,忽而推了下眼睛,镜片后的眼神锐利又深沉,“你对宋清歌……”
江迟扯了扯嘴角,并不像跟许司言讨论这件事,“你只管告诉我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讨厌宋清歌?”
“知道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许司言敛了敛神色,嗓音微凉。
江迟眼神一暗,面色紧绷,忽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复杂。
这时,许司言忽然开口,“学生会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先走了。”
江迟抿了抿唇,因为许司言的一句话瞬间改变了想法。
许司言回到学生会长的办公室后,眼神无焦距地飘向窗外,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他第一次见宋清歌是在富阳路的十字路口,当时他刚结束公司的事,正在回家的路上。
谁知半路上,司机突然紧急刹车—貌似是撞到人了。
许司言下车后发现是隔壁班的宋清歌,那个名次常年排在他后面的女生。
因为司机刹车刹得及时,所以宋清歌只是清微的擦伤,并无其他大碍。
然而自从那晚以后,许司言就发现身边经常会有一个女孩的影子,有时候只是远远观望,有时候许司言出于礼貌也会向对方问候几句。
可是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从高一下学期一直到宋清歌发生意外时。
许司言自小便是“别人家的孩子”,长相出众,成绩优异,他也因此收获了许多瞩目,对此他早已习以为常。
可是对于宋清歌那种几乎阴郁、偏执的眼神,许司言没由来的感到烦躁,甚至是厌恶。
身边莫名多了一个时刻盯着自己一举一动的人,许司言并没有那种被人瞩目满足感,他只感到由衷的厌恶。
他讨厌宋清歌那不加掩饰的眼神。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许司言的回忆,许司言转身看向门口,“进。”
不多时,范成宇走了进来,“会长,这是这次招新活动的报告。”
“给我吧。”许司言接过报告,转身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见范成宇还站在原地,不禁疑惑,“还有什么事吗?”
范成宇一脸激动,但想到许司言平日严苛的样子,只能克制着摆摆手,“嗯啊……没事没事,会长你先看,我先走了。”
“哦还有,里面还有一份U盘,是昨天招新活动的视频,宣传部那边已经剪辑好了,会长你看没什么问题的话,宣传部那边就准备上传了。”
听范成宇这么说,许司言打开文件,刚好看到范成宇说的U盘。
许司言把U盘放在一旁,看也不看范成宇,“嗯。”
第一元素
见许司言并不着急看U盘里的视频,范成宇挠了挠后脑勺,心里有些痒痒,那个视频他看过了。
除却一开始社团基本情况的介绍,中间大部分片段都是关于宋清歌单挑十大社团王牌的场景。
宣传部那边剪得很好,完全把宋清歌的气质和实力展现出来了,莫名的,范成宇就想看看许司言的反应。
毕竟对方可是抢了他年级第一的人,范成宇还挺好奇许司言对宋清歌是什么反应。
许司言见范成宇一直不走,于是看了他一眼,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范成宇讪讪地答道,转而出了房间,顺便把门带上了。
下午放学后,宋清歌仍然选择自己回去,并未让顾家或者是宋家的人来接送。
伴君入眠
“你们说宋清歌家里是做什么的,怎么从来不见她家里派人来接她?”距离宋清歌一段距离的几个男女生压着声音讨论。
“听你怎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奇怪,能在凌川高中就读的,家里要么是有权有势,要么是豪门,可宋清歌的来历始终是个谜。”
“有没有可能她是特招生?”其中一名男生犹豫着来了一句。
其他人表情一顿,下一秒豁然开朗,“很有可能。”
“凌川高中虽然是贵族学校,但每年都会有特招名额,专供那些家庭条件不好但又成绩优异的学生。”
“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了。”
“那宋清歌岂不是完全凭借个人实力才走到今天的?”
“这是什么变态的能力……”
几人中一名扎着高马尾的女生看着宋清歌离开的方向,眼里止不住冒星星,“虽然出身平凡,但却有超越常人的实力,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
而几人不知道,就在刚才,他们的对话全被恰好路过的江迟听见了。
江迟原本是没有兴趣听这类无聊的八卦的,只是无意听到宋清歌的名字,这才停下脚步听了一会。
等说话的几位男女生先后乘坐家里派来的私家车离开时,江迟这才懒散地勾着书包上了自家的车。
眼神却一直凝望宋清歌离开的那条街,对于宋清歌的家庭背景他也是第一次知道。
两人虽是同班同学,但以前的宋清歌独来独往,性格孤僻,他也不曾在意过班上都有些什么人。
直到现在,江迟连班上大部分人都不认识。
可是刚才那几人的话却让江迟没法不在意,因为他发现他也不了解宋清歌,他对宋清歌也是一无所知。
如果对方那天想要离开或者突然不见了,他发现他根本没法找到她,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恐慌。
于是几分钟后,江迟出现在了宋清歌的面前。